新闻详细

欧陆平台登录:中国画学研究的多元开拓

来源:  发布日期:2023-12-02 15:37:08

原标题:中国画学研究的多元开拓

伍蠡甫先生是当代杰出的文艺理论家、美学家、画家、画学家,他最为突出的贡献之一是画学研究。他的《伍蠡甫中国画研究文集》(浙江人民美术出版社出版,以下简称《文集》)从美学的角度研究中国古代的画家、画论和绘画艺术,深入、精审地阐发了中国画学的一些核心问题,作出了多元开拓,堪称中国画学研究的标杆。

1984年,朱光潜先生曾嘱胡经之先生写一篇书评文章《学贯中西艺论精——〈读中国画论研究〉》,评赏伍蠡甫的意境观,发表于当年8月2日的《光明日报》上。四十年过去了,近期出版的《伍蠡甫中国画研究文集》由三卷组成,分别为《历代名画家论》《中国画论研究》《中国绘画艺术》,集中、完整地呈现了伍先生的画学贡献。

1.以美学视角为山水画家立传

早在新中国成立之前,伍先生就开始了画学研究。1947年出版了《谈艺录》,1980年以后,又先后出版了《中国画论研究》《伍蠡甫艺术美学文集》《名画家论》等。《文集》第一卷《历代名画家论》是在《名画家论》的基础上编订的,其中研究的董源、荆浩、关仝、巨然、米芾、米友仁、赵孟頫、董其昌、渐江、石涛、王翚、吴历等画家,每位都是中国绘画的扛鼎人物,在中国绘画史,尤其是山水画史上影响巨大。

为了写好《名画家论》,伍先生曾考虑以下几个方面:“一、尽量运用可能找到的有关文献和作品的影本;二、结合文献的主要论点和作品影本的艺术特征,进行分析,予以评价;三、分析、评价时,着重山水画艺术的基本问题,如画家对自然的审美活动、创作中的物我关系、作品中的意境创立、想象或形象思维的运用、形式与情感的契合或笔墨与抒情的不可分割等。”这些思考足见伍先生的研究视界之高,视角之独特。他将美学观念灌注到画学研究之中,灌注到他对中国古代山水画家的分析与评价之中,不仅深化了画家论,而且深化了对古代美学和艺术的核心问题的研究,凸显了他画家论的意义。

董源和董其昌是伍先生钟爱的画家,他以美学的角度评价他们的成就。在他看来,董源的山水画,情感与形式融为一体,自然造化和想象高度统一。尤为可贵的是,在情感与形式的交融中实现了“画中有我”。基于此,伍先生反驳了画学界所谓到元代山水画才开始出现“画中有我”的观念,完善了他对想象、有我、无我等观念的认识。他论董其昌,一方面看到了他的复古思想对山水画发展的阻滞;另一方面,也看到了他“真画”思想的精辟。伍先生画家论的独特之处是,他并没有将他所论的山水画家封闭起来,而是将他们放置到中国山水画发展的历史语境之中窥探他们的艺术和美学意义。他评董源,将董源与荆浩、关仝、巨然、二米放在一起,比较他们的艺术和美学特征,发掘他们之间的差异与联系。同样,评董其昌,也将董其昌前后的山水画家串联起来,试图找出他们的精神传承。

伍先生是从历史和美学两方面来衡量画家的。他所执持的美学视角增强了研究的理论深度,将他的画家论推向了一个令人难以企及的高度,对中国画史和山水画美学特征的研究有重要参考价值。

2.对中国画论进行历史与美学的考察

《文集》第二卷《中国画论研究》考察的是中国古代画论。中国古代画论博大精深,不仅提出了很多绘画理论和美学的原创性问题,而且也阐发了众多的绘画类型与技法问题,涉及众多范畴。伍先生对理论和范畴的讨论依然是历史和美学的视角,并将之糅合成一个有机的整体。

意境、气韵、一画、自然美、艺术美等范畴是伍先生研究的焦点,其中都贯穿着明晰的历史观点。此外,他还站在历史的角度论述五代北宋年间的绘画审美范畴和宋元时期文人画审美范畴及艺术风格,皆深刻且细微。在古代,不同时代、不同绘画类型都有各自的范畴,围绕时代风格和绘画类型出现了一些范畴集群,意涵丰富,不少在当下仍有重要的意义。

意境作为伍先生着力探讨的范畴就是历史与美学结合的典范。伍先生的独特之处在于从形与意、创意与尚意、意与法以及意境与想象等几个方面认识意境。在他看来,意与法中所涉及的很多观念都关联着意境,或者是意境的延续,或者是意境的派生。这是人们较少触及的内容。

伍先生范畴研究的另一个独特之处是范畴集群的研究。他是以时代作为集群划分标准的。这是因为,同一时代的绘画总会存在一些共同的旨趣,遵循大致相同的审美标准,尽管会存在不同的流派,形成不同的特点,但时代的特色却无法抹去。《五代北宋间绘画审美范畴》一文就以北宋刘道醇的《五代名画补遗》《圣朝名画评》中提到的“识画要诀”“六要”的首要“气韵兼力”、“六长”首长“粗卤求笔”、二长“僻涩求才”和四长“狂怪求理”为论述对象,涉及的是一个范畴集群,包括气韵、力、心、物、笔、意、一笔、大写意、细巧、境、粗卤、僻涩、势、奇崛、狂怪等,通过学理化的分析,将它们巧妙地联系在一起,彰显了五代北宋乃至中国古代绘画美学范畴的独特。

伍先生对中国画论历史与美学的考察,一方面得益于他深厚的中国传统历史文化素养,另一方面得益于他的美学素养。他能够悠然出入中西文艺理论和美学,将中国画论的一些观念、范畴与西方美学与艺术理论进行比较,得出令人信服的结论。

3.用艺术家的切身体验表达绘画思想

《文集》第三卷《中国绘画艺术》是伍蠡甫先生绘画艺术与美学思想的阐发。这一卷收录的文章发表的时间跨度大,论述的问题多。有些文章如《中国绘画的意境》《再论中国绘画的意境》《中国绘画的线条》等,貌似与《中国画论研究》中的文章重复,其实区别很大。最大的区别是,一个从绘画史的角度去认识问题,一个是从创作体验的角度去认识问题。史的论述注重的是材料分析,而创作的论述则注重的是当下创作。由于当下的绘画创作处在世界文化交往的语境之中,无法摆脱西方观念和技法的影响。因此,伍先生讨论当下中国画的创作,往往以西方的画学观念为参照。这恰恰发挥了他西方文论和美学修养的长处。从中还可以看出,伍先生的自我反省意识非常突出,他一直在不断地修正自己。

我们再以伍先生的意境研究为例来简要说明。这卷的意境研究不同于《中国画论研究》中的理论阐发,而立足于创作体验。伍先生要求理论研究与实践结合,应为实践提供参照。这卷的意境研究是“从历史的迹象探求画学的哲学,找出一个最高原则”,“再将这最高原则应用于现今中西文化交互影响的经途上”,显然,与上卷的研究目标不在一个层面。关于线条的研究也是如此。在《试论距离、歪曲、线条》一文中,伍先生先讨论了绘画意境创造过程中画家对现实、自然的删略问题。他认为,绘画描绘的形象虽然从自然中来,但不限于自然原来的形象,艺术与现实之间,是“有参差和距离”的。在《笔法论》中,伍先生讨论的是线条与均衡的问题。在他看来,中国画皴法的点、线、面,线是基础。“线是画面的一个主人,直受心灵指挥,若能控制如意,便可卓然成家。”伍先生将线条与意境的创造欧陆平台官方联系起来,并不是孤立认识一种绘画技法,他对绘画艺术、美学诸问题的讨论表面看似零散,其实颇具整体观,内在的逻辑理路非常严谨。

除了意境、线条之外,《中国绘画艺术》还讨论很多问题,诸如文艺的倾向性、画家与自然、画外功夫、国画之我与西方表现主义之我、苏珊·朗格的情感形式与中国绘画美学、巴洛克与中国绘画艺术、传统与创新、再现与表现等。这些都是中西绘画美学中的重要问题,在这些问题的论析背后,都凝聚着伍先生的创作体验和对绘画艺术、绘画美学的精深思考。

伍蠡甫先生《中国画研究文集》对古代画家、画论和绘画艺术的研究,达到了一个时代的高度,对完善、深化中国绘画史,尤其是对山水绘画史的研究具有重要的参照意义,对推动有特色的中国画学理论话语体系建构具有重要的价值。

(作者:李健,系深圳大学美学与文艺批评研究院教授)